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姚记专栏 > 文集

母亲少年学烙画(图文)

时间:2019-05-20 21:50:13  来源:原创  作者:姚建中

母亲少年学烙画
姚建中
    真是没想到啊,我的八十八岁的老母亲,原来,在她少年时也学过南阳烙画!
    我学习烙画,曾经咨询和请教过几位老师,但没有真正地拜谁为师,完全是靠自学。期间,母亲也现场看过我烙画,她在旁边还插话讲了过去是怎样怎样烙画的,却没提她自己也学过烙画。一直到今年元月上旬,母亲因病再次住院治疗,我在医院陪护,闲聊说起烙画之事,母亲才讲起她小时候有一段时间也学过烙画。
    母亲也学过烙画?!——这让我意外和惊讶,不由地大为感慨:南阳烙画与我家实在是太有缘分了!
    春节前夕,母亲出院后直接住在我家过年,我便利用这个机会,对母亲少年时学烙画的这段往事做了深入了解,还录制了视频作为资料保存(下拉见截屏)。
    母亲学烙画,不是出于兴趣爱好,而完全是由于生活所迫。1937年,日本开始对中国进行全面的侵略战争。为躲避战火,母亲一家在她爷爷奶奶的带领下,从许昌迁回南阳,住在城区老宅子。然而,还没安生几天,从1938年秋天以后,日本鬼子的飞机数次来南阳对城区及周边进行狂轰滥炸。当时我的外祖父参加抗战正在前线,他在家的父母也已年老体弱,我瘦弱的外祖母成了家中的顶梁柱。为了躲难,外祖母带着公公婆婆和三个幼小的女儿只好四处流浪、到处逃难。先是和很多百姓一起躲到城边上的地藏寺,结果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了不少人,这儿离城太近,不行,只好逃往城西北十多里远的靳岗。因为靳岗有天主教堂,神父是意大利人,教堂楼顶挂着意大利国旗,四周还有坚厚的寨墙,人们以为日本和意大利是一回事(同是轴心国),日本飞机肯定不会轰炸靳岗的天主教堂。于是,纷纷向靳岗寨涌去。这时的神父,毫无所谓博爱之心,紧锁寨门不让老百姓进入。人们只好躲在寨墙外边,大车小车的货物,肩挑身扛的行李,慌乱成群的百姓,黑压压挤满了寨墙跟儿。可恨的日本鬼子,居然采用低空飞行、沿着寨墙跟儿轰炸,瞬间火光四起、物毁人亡,无辜的百姓遭到日本鬼子的血腥屠杀。我母亲亲眼目睹邻家一个长得十分标志的七岁男孩,被炸向空中又摔落在地,当即气绝身亡。活着的人们四散逃亡,货物、行李、干粮洒落一地。母亲一家向北更远的乡下逃亡,来到城西北二十多里的张庄南门外西南角、母亲称之为蔡大伯家暂时住下。一同逃难住在蔡家的,还有北关老邻居、母亲称之为耿大哥耿大嫂一家。因为躲难,原来的老邻居、老亲戚三家住在一个院,这时就像是一家人。而这位(我应称耿大娘的)耿大嫂,便是我母亲学烙画的老师。
    母亲描述当时情况:你耿大娘当时也就四十多岁、不到五十,那时候的人们都穷,女人也打扮得老气,看上去就像六十多岁的老婆子,但他们辈分低,和我平辈。她儿子耿二振当时十八岁,比我大,我当时只有十一二岁(这个时间应是到了1940-1941年间)。当时三家十几口人吃饭,光靠蔡大伯家那几亩地是不中的。好在,我爷还有一些积蓄用来补贴生活,而你耿大娘会烙画,就给人家加工烙花筷子,争几个加工费。她隔几天就进城背一包袱筷子(坯)回来,有冬青木的,有杨木条的。耿大嫂加工的是上档次的冬青木筷子,烙上的画是卧龙岗全景图。这个活儿难度大,是当时南阳最高级的烙画,冬青木筷子一把是十双,平铺开来,就对出了卧龙岗全景图。她教我学烙古代人儿,因为是初学水平,我加工的是杨木条筷子,一把是八双,价钱比冬青木筷子要低不少。烙个古代人儿,比烙全景图简单得多:先烙个头发纂儿,再勾出脸轮廓、鼻子眼,往下就是衣服、飘带,要烙出古代的衣服样式。
    我问当时的烙画工具是怎样的,母亲描述道:那时候哪有电?都是用油灯烧热烙笔的。用一个不高的铁桶,里边装上沙子,在沙子中间坐一个小油灯,灯火把笔头烧热后就可以烙画了。右手拿烙笔,左手拿筷子,铁桶的上沿做支撑,架在上边烙。笔头的温度高,烙出的颜色就浓;笔头的温度低,烙出的颜色就淡;如果笔头温度高又要烙浅色,却又等不及笔头自然降温,那就把笔头往沙里戳戳,能快速降温,同时,顺带把笔尖也清理了。烙笔的形状像个长一点的锥子,是一根粗铁丝,手握这头安个木柄,笔尖这头砸成薄薄的小片,磨得很光滑,近似于葵花籽的形状,把笔尖窝得稍微翘翘的,与笔杆有个角度、不是直龙通一条直线。
    在张庄将近一年里,两家在蔡家暂住,给蔡家带来了很大的吃累,加之日本鬼子的骑兵队又时常来骚扰,为逃老日,只能是不停地搬家。母亲一家随后逃往潦河坡她二姑家(姑爷家姓袁),地处浅山区,离城四十多公里;而耿大娘一家,此时已不知逃往何处去了。母亲为生计而烙画,满打满算不到一年时间。
    关于当时南阳烙画的整体情况如何,由于母亲时龄尚小,并不了解详细情况,只是知道个大概。在南阳市老城区,有一条南北走向、当年南半段很繁华的街道叫长春街(解放后改名叫解放路),此街南头就是寨门,寨门外就是宽阔的白河,就是当时水运强过陆运的码头。因此,在靠近码头的长春街南半段,云集了锦货铺、银饰店、玉器、瓷器、布缎、烙画筷子等等很多商铺(此街北段比较荒凉)。耿大娘当年加工烙画的筷子,就是到这里取货回货的。那时候,烙画、玉雕都是零散的个体手工作坊,南阳烙画厂是在解放后搞公私合营时,把有烙画手艺的人组织起来才建的厂。玉器厂建厂就更在以后了。
    时隔七十多年,境遇完全不同了,现在南阳烙画的工具及用材、从业规模和艺术水平,与当年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但透过这段故事,可以让我们从一个不大却真实的角度来感受南阳烙画的历史沧桑与巨变;同时也提示我们要珍惜和平年代,要肩负起传承发展南阳烙画的重任,让“南阳烙画”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走向世界!
                             
 2017年2月28日


 

用铁桶装上沙子,在沙子中间坐个小油灯。
 


油灯有这么大。


火苗有这么高。


铁桶有这么粗。


铁桶有这么高。


烙笔有这么长。


笔头要跷跷地光光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花开富贵【套彩、局部】(图文)
花开富贵【套彩、局部
春华秋实【套彩、局部】(图文)
春华秋实【套彩、局部
维纳斯像(局部)(图文)
维纳斯像(局部)(图文
人民领袖毛主席(图文)
人民领袖毛主席(图文)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